乐星娱乐棋牌,乐星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地方频道 > 武汉 > 队伍建设

57岁禁毒民警深夜突发心梗倒在大队值班室,脱险后第一句话问正在研发的“新平台”

2020-06-12 08:46:00 | [ ]

57岁禁毒民警黄奕明深夜突发心梗倒在大队值班室,抢救10天后幸运脱离生命危险,从ICU转入普通病房。6月7日,他一拿到手机就忍不住与同事视频,询问他悉心设计的吸毒人员管理平台:“新平台第二个测试版怎么样?这可是服务基层实战的,一定要既便捷又灵活。”黄奕明说,盼望今年“6.26”国际禁毒日前后,吸毒人员管理平台能够正式启用,运用大数据分析,更好地解决管理吸毒人员难题。

6月10日,黄奕明的同事们告诉记者,6月9日,武汉市公安局发布命令,给黄奕明记个人三等功一次。

  57岁禁毒民警深夜突发心梗倒在大队值班室,脱险后第一句话问正在研发的“新平台”

    深夜突发心梗倒在大队值班室

5月27日晚9时30分,黄奕明正在武昌区公安分局禁毒大队值班备勤,突然一阵剧烈的胸疼,紧接着呕吐。眼看老黄要倒下,辅警谢震赶紧冲上去扶住他。

“快,快,拿速效救心丸!”当天正在值班的大队长廖峰大喊。在队里加班的同事付强连忙打了120。医生诊断,黄奕明突发急性心肌梗死,幸亏处置得当,送医及时。“晚上10点半推进了手术室,凌晨30分才出来,出来后就送进了ICU病房。”廖队长回忆说,“老黄是我们禁毒大队的宝,怎么能走?”

6月7日,黄奕明病情基本稳定,从ICU转入普通病房。当医生把手机还给他时,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和队里同事视频,他惦记的是那个警务创新项目,“我们的吸毒人员管理平台进展如何了?可不要因为我给搞耽搁了。”三句话不离本行,妻子叶贵珍站在病床边无奈地摇了摇头,“你还是先把自己的身体照顾好吧!”

老黄抱歉地笑了一笑,自己干起事儿来确实有点“情不自禁”的“毛病”。“得亏你们相救,出了院我要加倍努力报答大家的关心。”即使在病床上,老黄还是那么开朗风趣。

  57岁禁毒民警深夜突发心梗倒在大队值班室,脱险后第一句话问正在研发的“新平台”

     “穿白衬衣”的民警主动选择禁毒一线

黄奕明今年57岁,是武昌区公安分局禁毒大队正处级民警,基层一线少有的“穿白衬衣”的警察,他当过法制科副科长、派出所教导员,退二线后成为一名普通民警。去年年初分局工作调整,他选择了禁毒。他说:“禁毒是个不容易看到成绩,很基础但又很重要的工作,禁毒从源头治理各种社会治安问题。”

来到禁毒大队,他接手全区吸毒人员的管理工作。武昌区因旧城改造,人户分离的现象比较突出,一些吸毒人员没有正当职业,为逃避公安机关的打击,往往“户籍在甲地、居住在乙地、日常活动在丙地”。有的吸毒人员屡教不改,以贩养吸或为筹集毒资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甚至肇事肇祸,公安机关要将其全部落地管控到位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武昌辖区有个吸毒人员小李,户籍地在中华路街派出所,但他从来不往中华路附近去,“有案底、控得严,能不去就不去”,小李这样的吸毒者往往是这种心理。老黄却上心得很,小李到底到哪里去了?现状如何?社区戒毒谁来监督?不弄个水落石出,辖区不就多一个隐患吗?

黄奕明通过各种公安信息网络查找其踪迹,终于发现小李在白沙洲有固定住所。老黄心想,这就好办了。他管理161名禁毒社工,吸毒人员日常分片管理由社工负责。老黄让白沙洲街、中华路街的两名社工接上头,加了微信好友。“以后咱们就是一个‘多帮一’小组,小李有什么状况,都要主动上报信息,主动配合管理。”这个老民警真执拗,社区义工不敢推诿。

像小李这种情况的不止一个两个。“岗位很平凡,但工作不能平庸。”他说。一年多下来,他手里积累了不少有价值的信息,关键时候为破案打击、跟踪管控、帮扶转化发挥了重要作用。

  

      临近退休之年“迷”上软件设计

“哪些人员登记在册且需要维持治疗,哪些人员没有在册,甚至并非本区、本市人员,但可以通过全国相关工作平台查询证实后提供帮助,他的台帐明明白白。”大队长廖峰对黄奕明的耐心细致十分认可。平时基础牢,用时心不慌。今年4月份,一名福建在汉的女子毒瘾发作,反应强烈,出现肇事倾向。老黄细致调查情况,紧急制定方案,通过及时安排家访和治疗,很快消除了社区隐患。

“老牛明知夕阳短,不用扬鞭自奋蹄”。老黄勤奋似牛,但他更善于学习,乐于创新。紧张的疫情阶段过后,他有了新的思考。根据禁毒情报反馈,随着城市“解封”,贩毒、制毒、吸毒均可能出现反弹,吸毒人员管控难度增大,存在吸毒人员肇事肇祸风险。新防控状态下,禁毒工作的重心转移到如何加强吸毒人员的管控。“在人员大流动的社会背景下,吸毒人员管理的难题,运用大数据思维,是不是会解决得更好?”

临近退休之年,为了搭建吸毒人员管理平台,黄奕明“迷”上软件设计。今年4月份起,他与一家科技公司80后、90后的IT工程师们成了忘年交。他将工作心得、管理经验、急需解决的禁毒难题,变成一套直观的软件设计图。

“科技公司有技术,却不知道禁毒工作需要什么;民警有工作思路,却不知道怎么和技术人员沟通。我正好填好这个空白,当好禁毒工作与技术支持的桥梁。”在几个与自己相差二三十岁的青年面前,老黄把自己变成了“学生”,他虚心求教,希望用技术人员最能理解的方式,将搭建智能化吸毒人员管理平台的设计方案呈现出来,为下一步街道中心戒毒社区对辖区内吸毒人员实行网格化管理提供有力支撑。

“大而全的系统看上去很丰富,但用起来不方便。”“小而灵的APP随时记录工作,点对点下达指令反应快。”“平台可以分四个层级,区、街、社区、戒毒(康复)人员及其家属均可用,‘多帮一’氛围通过移动网络来带动落实,大数据自动比对碰撞实现自动识别、智能预警……”一谈到种种设想和规化,老黄兴奋的目光顿时放出异样光彩。目前,该平台已经做出第二个测试版,正在试用。

“职业生涯已经倒计时了,多做点有意义的事情,不枉此生的从警之路吧!”他笑着对战友们说。

关键词:

我有话要说

已有 条评论 , 查看评论
我将在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的前提下发表下列看法。 (发言最多为2000汉字)
(您输入的姓名/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作者:
来源: